依莲娜实在不能算一个好妻子

来源:admin日期:2020/06/08 浏览:95
程石苦着脸插口:“阿布少主,其实我很羡慕你,依莲娜实在不能算一个好妻子。”“你说什么?!”依莲娜揪住程石的耳朵:“有你当着外人对未婚妻这么无礼的男人吗?”“那你刚才呢?”程石反唇相讥:“说我既不善解人意又不懂体贴的难道不是你么?”“你……”依莲娜跺脚道:“我可以那样说你,你不许这样说我!”“狡辩!”“无耻!”“三八!”“等一等,什么是三八?”“就是你很烦耶!”“你才烦呢!看我不……”“唉呦,放手!”“不放,看你还敢不敢骂我!”阿布和阿黛兄妹两人望着缠斗得不可开交的程石两人,不禁面面相觑。阿黛将依莲娜扯往一边,阿布则迎上已鼻青脸肿的程石,忍住笑道:“程少将,我们是不是该谈谈议和的事宜了?”“让你见笑了。”程石捂着鼻子应道:“我已经通知克拉克,让第三军团从贵邦撤兵了,你们的军队随时可以重返故乡。”“就这么简单?”阿布讶然道:“条约签署之前你就这么轻易撤离,万一我们反悔……”依莲娜和阿黛也不禁同时愣住,呆呆的望着程石。程石则摊了摊手:“你要是没有诚意,就算签署了条约还不是废纸一张!而且,我这么相信你,你总不忍心再让我失望吧?”阿布少主依然没从震惊中摆脱出来:“就算如此,你也该等我们满足你的条件,才同意撤兵啊!”程石微笑道:“我寻求的不是一个对立的敌国,而是一个强有力的同盟。怎么样,有兴趣么?代表射手城邦同我们结为同盟如何?”阿黛欣喜的奔至阿布身边,转身凝望着程石:“程少将的胸襟,实在令阿黛钦佩!”“我也一样!”阿布紧紧握住程石伸过来的手掌,慨然道:“射手、双鱼,誓结同盟,同进同退,永不背叛!”程石拍了拍阿布的肩膀:“老实说,每次见到你这么帅的男人,我都很不舒服,要是哪天你被人毁容的话,一定记得告诉我一声,嘿嘿!”“就算我完蛋,只怕也轮不到你。”阿布老实不客气的回敬道:“除了结盟之外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条件没提?”程石竖起大拇指称赞道:“少主真是聪明,条件就由你自己想好了,你这么慷慨,我相信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。”“等一等!”大卫掀起营帐冲了进来,一声暴喝:“先别忙着签约!程石,这是我们的决议,希望你立即执行!”程石接过大卫递过来的文书,略翻了翻,皱眉道:“你是什么人?这个决议是谁提出来的?”大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,甩了甩头发,盛气凌人的应道:“我是负责传达总督府命令的特使,这个决议是由在下提出的,不过业已获得了众位官员的同意!”依莲娜凑过来,附耳道:“大卫,父亲曾受封男爵,贵族子弟。平素游手好闲,喜欢高谈阔论,是个无知的家伙。”“难怪!”程石叹了口气:“阁下的想法真是卓尔不群、与众不同,看来以后我还要向你多加请教。”大卫傲然道:“好说,好说。程少将这就请执行决议吧!在下也好早日回去报告佳音。”“不着急!”程石笑了笑,喝道:“来人,把这位大卫爵士拖出去重打二十军棍!”“你……”大卫气急败坏,怒吼道:“程石,你胆敢羞辱总督府的特使?”“未经通传就擅闯军营,在下也只是依军令行事而已。”程石将文书撕成碎片,抛洒在地上:“你若嫌二十军棍不够,还可以追加你对长官的不敬之罪!”“你会上法庭的!你……你滥用军法,假公济私,置国家利益于不顾,迟早会遭报应的!”大卫恶狠狠的咒骂道:“你等着,我要向人民揭穿你的真面目!”程石彬彬有礼的一鞠躬:“我一定敬候阁下佳音。”不等大卫继续挣扎辱骂,侍卫已将他拖了出去。教训一个无知浅薄的纨裤子弟,程石并没有放在心上,但他显然没有估计到大卫将来对他的危害。二十军棍将大卫打到皮开肉绽,也打出了他的一腔怒火,这个一直以自我为中心的卑劣小人绝不能容忍程石的“无礼”举动,从此踏上了一条不计代价的报复道路。后世的史学家大多认为,程石虽然在战场上所向无敌,但此刻对大卫的处置则明显不够老练,轻易的为自己招惹上一名死敌。也有支援程石的史学家提出反对,认为程石只佩服在战场上同自己明刀明枪对战的敌手,肯定看不惯大卫的小人行径,因此略施惩戒,也无可厚非。“但无论如何,”一个史学权威在自己的著作《水煮程石》中这样写道:“程石当时没有将大卫一刀两断是个极大的错误。”他的观点得到了普遍的赞同。一场明显带有“程石风格”的战后谈判,甚至连一份正式的合约都没有签署,就干净利落的落下了帷幕。阿布少主诚恳地同程石握手告别,阿黛则微笑着邀请程石随时去波罗拉干作客,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那眼光中明显透露着浓浓的感激之情。吩咐驻扎在城外的守军拔营起行, 网上手游棋牌平台沿着阿布撤退的次序一一收回曾失陷的城堡, 真人棋牌在线游戏平台重新迁回, 真钱的棋牌游戏网站安置原有的双鱼居民后,程石和依莲娜各自骑马准备返回城内。睡不惯营帐的程石伸了个懒腰,喃喃的道:“终于可以回城舒服的睡上一觉了!”马蹄声起,一名信使疾驰而至,将一份加盖总督印玺的文书呈交给依莲娜:“元帅大人,这是瑞查伯爵令在下送来的和谈条约!”依莲娜略翻了一下,顺手递给程石:“喏,条件又多又详细,比你所说的可明确多了!”程石研究了一下文书中所提的条款,冷笑道:“若依据这份官方的文书,射手城邦至少要积弱十年才能恢复元气,瑞查伯爵倒真是狮子大开口!”“提醒你一句哦!”依莲娜笑道:“文书上加印的可是总督的印玺,你如果拒不执行就是违抗命令!”程石抛掉文书,神秘兮兮的应道:“将在外,王令有所不受。更何况,谁都知道总督病重,根本不可能起床理事。瑞查伯爵以为狐假虎威就可以操控我,实在是大错特错!”“真是不知死活!”嗔骂了一声,依莲娜换上一副含情脉脉的眼神凝视着程石:“不过我就是欣赏你这种什么都不怕的英雄气概!”闻言周身都不自在的程石,连忙咳嗽了几声,岔开话题:“你不是应该有很多事情问我的么?问我为什么不向射手城邦提出任何条件,问我为什么在和谈之前就下令第三军团撤军,问我为什么要坚持同射手城邦结盟?”“信任自己的丈夫不是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么?”依莲娜微笑道:“不管你怎么抉择,我都会始终如一的支援你的!而且你又不是傻瓜,我相信你这么做当然会有充足的理由!”程石呆了片刻,由衷感慨道:“依莲娜,认识你这么久,只有此刻才感到你会是个好妻子!”“什么?只有此刻?!”望著闻言杏眼圆睁、脸罩煞气的依莲娜,程石心头一寒,急忙催马潜逃:“对了,我忽然想起有件重要的事要询问一下阿布,你等我,我去去就回!”遥望着程石的坐骑卷起的尘土铺天盖地,依莲娜知道追之不及,只得愤愤的咒道:“看你能逃到哪里,除非你不回家!”其实依莲娜也有些错怪了程石,他并非纯粹为了逃避她的“追杀”,行业资讯而是的确想到了一个问题:他和克拉克曾遭遇的那次刺杀,执行者是巨蟹城邦排名第一的刺杀组织“黑影”,是否出自阿布少主的幕后指使呢?这个问题的答案实在太过关键,而且牵扯到了太多的可能:依照程石之前的分析,幕后主使者要么是与巨蟹暗通款曲的射手城邦,要么就是立场暧昧、举足轻重的天秤城邦。两者相较,程石在感性上更倾向于前者,理性上却不得不一直为后一个可能准备应对措施。如果暗杀由天秤城邦策划,则说明这个圣界实力公认第一的城邦早已不甘寂寞,开始实施了它称霸的阴谋,甚至早已渗透至双鱼城邦。原因也很简单:程石从进入圣界到升任副将,只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,而暗杀却发生在他上任的第一天,天秤城邦和双鱼城邦地理上相距远不止千里,中间还隔着射手城邦或处女城邦,这种实施阴谋的速度,根本不可能经由天秤城邦亲自下令,除非双鱼城邦本土内,已经渗透了天秤城邦的势力,因而才能在他刚上任就意识到威胁,期望将其扼杀于萌芽之中。程石是幸运的,他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个念头,反而拯救了阿布少主和阿黛的性命,更从客观上彻底改变了圣、魔两界之后的历史进程──当程石赶至时,阿布兄妹正遭遇着一帮杀手的激烈狙击。杀手大约百人,一律身着黑衣,装备精良、勇猛凶悍,将阿布与阿黛团团围在中央。此地正位于和谈营帐与射手军营的中间地带,显然杀手早已埋伏在这里,静候着和谈结束后返途的阿布兄妹。他们的首领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独眼人,伫立在圈外不时发号着攻击的命令,他的语言简短而冰冷,但却能迅速捕捉到战机,每次令出都可以让阿布一行陷入层层的危机。干燥的黄沙上,横七竖八的倒毙了几十具尸体,斑斑的鲜血谕示着战况的惨烈。尸体中虽然以杀手居多,但也不乏阿布的随从侍卫,而事实上,现在局势已渐至尾声,阿布、阿黛各自一身鲜血,显然已多处受伤,身边的随从也只剩下了两人,其中一人左臂还被齐肩斩落,血流不止、摇摇欲坠,根本坚持不了多久,杀手方面却仍有七八十人的战力,他们的首领仍未亲自下场,却已占据了绝对的上风。“巨蟹的暗杀组织黑影!”这是扫视现状后的程石在第一时刻的反应。眼前的暗杀集团,无论衣着还是策略,都像极了当日袭击他的黑影。而正竭力拚杀的阿黛瞥见程石的到来,双眸中闪过狂喜,竟搭箭在弦,吟唱起大耗体力的攻击魔法:“不灭的火焰燃起,听从远古火神的号令,吞噬我眼前的敌人吧!”“是‘血红箭’,快散开!”独眼首领匆忙下达了绝对正确的命令,却已救之不及。血红箭上缠绕起熊熊的魔火,如同一枚横空划过的火流星,穿透了层层的包围,留下十几具杀手的尸体。阿布趁敌人阵形大乱,连劈辣招,又击毙几名杀手,而压力顿减的阿黛再也无法凝聚精神,身体一软,倒跌下了坐骑。“给我杀,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!”独眼首领冷然下令完毕,抽身拦住了疾驰而至的程石:“上次没宰掉你算你运气,这次你可是自寻死路!”程石好整以暇的问道:“听说黑影的老大是个独眼龙,就是你么?”“我就是黑影!”独眼首领坦然承认:“程石,遇见我是你的不幸!”远处一声惨呼,阿布的那名独臂侍卫终于招架不住敌人的攻势,先被一剑刺中腰间,继而被乱刀分尸。阿布挡在阿黛身前,一面苦苦支撑一面高呼求援:“程石,快点过来援手!”独眼黑影一声冷笑,从腰间抽出一柄圆月形的弯刀:“他自顾不暇,哪有空去救你。阿布,你还是耐心品尝死亡的滋味吧!”程石脚尖一点,借势越过独眼黑影的头顶,扑向阿布身侧的敌人。黑影待至程石到达最高点的一刹那,甩手掷出自己的弯刀,同时口中一声怒吼:“找死!”弯刀旋转如陀螺一般斩至程石的后背,程石深吸一口气,凌空翻了个觔斗,一脚踹向刀柄。弯刀却如长了眼睛一般,突然回旋削向程石的小腿,程石措不及防,顿时身陷险境,迫不得已之下,程石只得将真气贯注双脚,加快自己下坠的速度,同时身体后仰成弧形,堪堪避过弯刀,终于勉强捡回一条小命。程石落地的一刻,独眼黑影已接住弯刀,迎风劈向程石的头顶。弯刀挟着一股狂风袭至,还未及体就令程石感到一阵寒意。知道自己一旦退却就将面临无数的后着,程石只有兵行险着,一面侧身闪过,一面伸脚挑起一蓬黄沙,希望能藉机阻拦黑影片刻。沙粒飞袭黑影仅剩的一只右眼,令他心头怒火顿生,但却也不得不收回弯刀转入防守。程石却没有趁机抢攻的意思,反而趁势狂退,撤入包围圈内。黑影虽然尾随而至,但面对将自己置于杀手“掩护”之下的程石,却也一时无计可施。程石怎会放过如此绝佳的机会,拳打脚踢之下,顿时撂倒数名敌人。黑影怒吼连连,却因为投鼠忌器,怕误伤了自己的手下,反而放不开手脚。程石像游鱼一般四处乱闯,顿时将敌人的阵势完全破坏,明明这一刻出现在某个敌人面前,但当敌人挥刀劈向他时,他却身形一转又飘向别处,本来劈向他的一刀却成了往同伴身上招呼。这当然并非巧合,而是师父轩辕不智传授给程石的一套步法──“七星八卦步”。七星八卦步由普通的八卦步改进而成,其中穿插了北斗七星的方位,更令人防不胜防。

,,网上博彩游戏网站大全
0